杨志明奇特往生记

栏目:娱乐 来源:晋中新闻网 时间:2022-08-06

杨志明奇特往生记

杨志明奇异往生记

话说笔者自患高血压症以来,很少捉笔为文,并不是笔者懒惰,实在是力不从心,一用脑,头就痛,因此也不知开罪了多少向我索稿的师友。

半月前。忽然接到彰化市民生路三十八号杨钦生居士的来信,我与这位杨居士既未通过一次信,更没有见过一次面,接信时,以为又是那一位读者,看了空门异记後来信说恭维话呢!然而浏览来信後,方知杨居士之子往生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瑞应。承他恭维我说∶「多年来,勤读大法师著作多种,获益很多...。」然後就略为介绍他儿子杨志明往生的经过。

我个人对佛教的灵感瑞应之事是深信不疑的。也很愿意撰文报道。以增加人们对学佛的信心。可是又深怕有些人对於此等说法。以为这些都是杜撰的神话。且是「查无实据」的「无稽之谈」。如此一来。他们不但不信而又加以毁谤。这就罪过了!因此,我为证实起见,马上去信给杨居士,要他将杨志明生前的照片寄一张来。并将有关亲目所见的证人。和时间、地点全部公然来。以使那些不信者「查有实据」。来一个「事实胜於雄辩」,不由他不信。

杨志明的家庭状态

八月中秋节的前一天。杨居士派他就读於台大的女公子杨嫦娥小姐,从彰化专程赶到凤山。送来有关她弟弟生前死後的一些资料。

我与杨小姐谈了很多话∶原来,他们是佛化家庭。而且都受过高等教育,她说她爸爸是药剂师,专攻化学实验多年,现在经营1心药局,并兼任秀水农校老师,民国四十六年(1九五七年)皈依智光法师的。她妈妈杨江苑莲女士是省立彰化女子高中毕业,皈依圆力法师。杨小姐本人是国立台湾大学商学系三年级,也是晨曦学社的社友,民国五十五年(一九六六年)皈依证莲老和尚;死者杨志明和他弟弟都是民国四十九年(一九六○年),在台中慈光图书馆举行千人戒会时,皈依证莲老和尚的。志明今年(一九六○年)十九岁,就读省立彰化中学高中2年级,弟弟杨志泰与志明同校,读高中一年级。

笔者如此不厌其详,像查户口似的,把他们一家的家庭状态和教育程度加以述明,证明这家人不是那些瞎三话四的愚夫愚妇。

离奇的死亡

杨小姐告诉我说∶「我弟弟从小就很孝顺父母,而且不苟言笑,自从民国四十九年(一九六○年)六月间皈依三宝以後。每天不断地早晚念佛,有空就看佛书,虔诚的信仰佛法,更不断地劝他的朋友学佛;他为人忠实好学,左右邻居都一致称他是这地方最守规矩、最肯用功的孝顺孩子,我也以有这样的一个好弟弟而自负。

今年(一九六○年)阳历二月2十四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十六日那一天,弟弟白天帮忙父亲在店里卖药记帐,晚饭後,仍然和平常一样侍奉我母亲喝补药和药丸,当时,他看店里清闲一点就说∶『爸、妈,我要回家读书了。』这是他对父母说的最後一句话。

回家後还和弟弟谈起学校的趣闻,欢笑如常。看了两小时的书後,才去邀他堂弟隆基同去和美镇看姓叶的同学,堂弟要志明到店里牵机车一同骑去。志明说∶『父亲曾吩咐夜间不可以骑机车,以防危险。』并提议一同搭客运车去,堂弟因此不肯去,志明见状就说∶『那你要晚一点睡,等我回来帮我开门。』

於是他独自离家,手中还拿一本英文课本,脚上穿著拖鞋,就这样一去不回来了,他并没有去北方和美镇会同学,反而跑到南方的埔心乡柳桥下水中淹死了。

我们对此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他离家时是晚上9点钟,那时并没有班车到柳桥,他身上所带的只有十元,交通费也不够。可见是走路去的;从彰化到柳桥要走两三个小时,路上既暗又远,而且,那地方他从来没有去过,为什麽会跑到那地方去呢?於情於理都说不通的,只能说,确实是水鬼把他迷去的。

由于柳桥是不祥之地,每一年在此水中丧生者多达数十人。我爸爸陪同法医去检查,结果没有一点外伤,也没有吃什麽药品。更不是他杀,所以。除水鬼索命之外,别无理由可通。」

有些人对佛法不了解,以为这样的死亡,信佛有什麽好处?全家信佛行善,结果好人得不到好报,不信者以此为藉口来毁谤佛法,杨小姐也因此事去台中请问李炳南老居士和许宽成教授,也问过台北的张廷荣居士,他们答覆都说这是宿业,并不是今生的好坏。

笔者在这里要加以说明∶佛法讲三世因果,过去生中所造的善恶业因,在未来世业果成熟都要感果遭报的,就是修行证果的人也是难逃业报的。例如安世高法师,他修行证果,悟知宿世尚有两次命债求还,第一次去广州偿还命债,自己送去被人杀死,第二次到会稽被人打死,在未死之前并请第一次杀他的人出来作证,请当官的不要查究打死他的人的罪。

杨志明的死即世俗所谓∶命中注定要在水中应劫而死,所以他算命有「水关」。依佛法而言也证明是「定业不可转」,但是在他本身来讲,何尝不可说是最後一次的受生。

还有晋朝董青建的故事,他比志明早两岁死,可是,他的聪明有为就不是杨志明可比的了,他十七岁临终时对他母亲说∶「罪尽福至。缘累永绝,希望我母,自割爱念,没必要忧心。」我也希望杨志明的父母应当「自割爱念,没必要忧心」

死後的端相

杨小姐哀思的说∶「志明不幸为水鬼牵引身亡,我们全家到处寻觅,到了第三天,才被人发现尸身在柳桥中浮起,我爸爸把他从水中抱出来,面貌如生,安祥如甜睡的婴儿。满脸红润,身上的颜色也如活人一样,保持肉色,只有手掌和脚掌又白又皱,即便是活人浸在水中两三天,全身皮肉也不会如此好看,而且他丝毫没有水肿的死亡相。出水後十多小时,身体仍然柔软如绵,抱他坐著替他穿衣,手掌也能伸直合掌;死了三天後面如婴儿,肤色如活人,手足柔软,这都是生西的端相。

当我爸爸抱他入棺时,身躯也能曲折自若,当时,在场目睹的人有我爸爸、妈妈、志明的弟弟志泰,其他有杨栋木、江重录、江重混和一些帮忙入棺的人,他们都是亲目所见的。」

闻檀香味知儿回家

杨小姐又说∶「我父母自从弟弟去世後,真是痛不欲生,尤其我妈妈更是悲痛不已,整天以泪洗面,也许我弟弟知道妈妈想念他,所以,我家常常闻到异香之味,其香味属於檀香味,但又没有市上所售檀香之厌味,而是一种幽雅的清香,那种香味,凡是到过我家的人,都能闻到;1直到今天,几近每天都会出现这类异香,我爸爸1闻到香味就知道弟弟回家了。

他回来的时间不一定,有时在早上、有时在中午也有时在下午,回来的时间长短也不一定,最多是一小时,有时只有10分钟,甚至也有一两分钟。他回来时,在场的人都能闻到这类异香味,如果有几天闻不到香味,我的母亲就祷告,祷告後不久就闻到异香,1闻到异香就知亡儿回家了。

闻过异香的人,除我们全家人以外,还有我的堂弟杨隆基,我的3婶婆陈彩、李玉銮、李傅、吴崇森等多人,他们都住在彰化市内,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这些人都可以告诉地址,以供查询。」

空中诵经声历时3十分

杨嫦娥小姐又说∶「最不可思议的是我弟弟做百日佛事的那一天,我们礼请彰化市慈济寺的尼师来诵经,我爸爸坚请尼师诵佛说阿弥陀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当尼师们正在诵经时,忽然听到空中有男人的诵经声音,念的是阿弥陀经。」

杨小姐又说∶「这是我亲耳听到的,声音在空中念,可是查看经堂中,没有看到一个男众比丘僧,我以为我的听觉有错,再问我爸爸有没有听到空中的诵经声?他也同我一样的听到,其声音的庄严、腔调的铿锵、音韵的美好,诚如法华经中所说∶『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闻音。』真是一点也没错啊!」

托梦5婶婆往生西方去

「今年(一九六○年)八月2十三日,我弟弟托梦给我的5婶婆杨周旦女士,经过是这样的∶那一天,5婶婆似梦非梦的,忽然看见我弟弟走进来叫他『5婶婆』。五婶婆说∶『你是志明吗?你这几天有没有回

五婶婆又说∶『你现在不回家,你要去那里?』

志明答道∶『我有同伴在那里等我,我要去西方极乐世界。』

5婶婆抬眼一望,看见远远的地方,果然有一尊穿黄衣、披红袈裟、头戴五佛冠、手持 杖的圣者在那里等待著志明;志明和那位圣者一同前往,5婶婆赶忙跟上前去,看见志明和那位圣者走到南山寺,忽然就不见了。

5婶婆醒来後,一切情形如在目前,她与志明的问答,和那位圣者的相好庄严,她还记得清清楚楚,这分明是志明回来托梦,证明他已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上面这一件奇特往生的事实,很值得向读者介绍,笔者因此乐意为文,以飨读者,希望读者对於净土法门更加坚强信心,当有不可思议的感应。阿弥陀佛!

北京治疗无精权威医院健康人注射干细胞有什么好处干细胞注射价格表北联干细胞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