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型决定你的性情:长脸沉稳,圆脸乐天

栏目:社会 来源:晋中新闻网 时间:2022-05-11

脸型决定你的性情:长脸沉稳,圆脸乐天

一个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迁就自己,或一个男人因为妻子的失误而选择背叛,这些,跟爱不爱都没什么关系了吧。

我们离婚吧。说完,陈诚便抱着被子去了客厅。游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一刻,乃至没有力气舞出挥向他的一巴掌——动手,是她发泄怒火的惯用方式。

闹离婚是她屡试不爽的武器,换陈诚口里说出,就像被夙来恭谦的下属缴了械,转而用这件武器刺伤自己。这下,她知道痛了。

从简单的夫妻斗嘴到长达数月的离婚大战,交战双方受尽折磨。正由于如此,游叶执意要见记者,让那些事“白纸黑字”,“或许你们觉得不值一提,但对我来说,却是灭顶之灾。”

约好13:30的采访,游叶晚了半小时。随着一阵风似的步履,一个戴黑超墨镜的80后女人出现在记者眼前。

兔子急了

他们是武汉大学的师兄师妹,爱情简单而浑厚。2005届经管学院毕业晚会上,陈诚送了游叶99朵玫瑰,实打实的99朵,花了穷学生陈诚两个月生活费。这个细节让她感动至今。只是想不到过了3年,竟成为她迷惘的参照物:曾这般宠溺自己的男人,如何会在婚后不要自己了?

从恋爱到结婚,他事事让着她,依着她,她早就习惯像公主一样被捧着护着,从未想过改变。一次,同学会上陈诚闹了个笑话,游叶当场摞下“不懂就闭嘴”的狠 话。他在同学圈里背下“妻管严”的名声, 遭人嘲笑。她对此毫无歉意。她觉得陈诚爱的是真实的自己,骄纵,正是宠爱的表现。。她的价值观里,个性是最要紧的事,她才不要为了丈夫的面子变成忍气吞声 的小媳妇。

这类价值观导致游叶对陈诚的一系列变化视而不见。“本不吸烟的他学会不拒客户递来的烟,还买了个意味品位的进口打火机;每周陪领导打一次麻将,虽然他不喜欢;沉默,周围人都说他有这个年龄的人没有的成熟……”

——当丈夫被另一个女人“终结”,她才恍悟了。另一个女人叫文棠,陈诚的定向客户,漂亮。打从游叶见了她一面,文小姐便成了“婚姻头号假想敌”。隔三岔五游叶便以“风格问题”调侃一番陈诚,先是漫不经心,后是耳提面命,直接警告他“离那女人远点儿”。

这不可能。陈诚在银行负责放贷,而文棠是某团体财务主管,他恨不得和她套近乎,多捞点银子养家。因此,争吵不断放大、升级。

“离婚”就这样浮出水面。就像小孩发现哭泣可以换来大人爱怜,游叶把离婚当做讨伐丈夫的绝好武器。为文棠,为他忘了结婚纪念日,为他不“老实交代”去 向,为他陪客人喝酒……任何细枝末节都足以构成一场“刑讯逼供”,“老实交代”则是丈夫应有的态度,不从?“离婚”便如宝剑出鞘,寒光凛凛。多数时候,“ 敌人”的确是闻风丧胆,对她加倍呵哄。

这是“革命”爆发前的宁静,游叶绝不知情。

“你必须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我不想再玩3个人的游戏了!”2008年4月,游叶用这样一句话点燃了导火索。然后,他面无表情地说:“我们离婚吧。”

狼真的来了

“开始我以为他也是故意耍脾气闹威风,过一阵就好”——她平常正是这么干的,“结果等他的道歉等了一个月,没消息。”

这期间,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仿佛武侠小说中两位高手过招,谁动谁输。陈诚保持每天11点以后回家的记录,游叶不做饭也不倒垃圾。战争还未打响,家里却一副残局光景。

一天,12点刚过,陈诚手机响了。她分明听见丈夫对着那头说,“嗯,我也想你。”赤裸裸的情话在寂静的夜里里回荡,像一朵散不开的乌云,罩在游叶心上。她沉不住气了,他这是要干什么?

“你和谁打电话?”游叶冲进客厅。

“你管不着。”陈诚不耐烦地说。

“谁!”游叶的音量突然高了8度,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陈诚笑了笑,从鼻子里哼出一句:“文棠。”

游叶气急败坏地搜寻就近可以拿在手上的东西,却“冷不防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陈诚别着脸,抻直了脖子道:你打,打呀!我让你打!

这是唤醒游叶的一剂猛药,如果说先前她还存有“丈夫闹脾气”的天真幻想,此时都烟消云散了。这简直和电视剧里的离婚戏码如出一辙啊,她突然有种“彻彻底底地要沦为弃妇”的感觉,“畏惧,却又毫无办法。”

直到今天,她也闹不清是自己任性逼走丈夫的成分多,还是男人的本能使了坏,总之,他要离开她,奔向另一个去了。这对游叶不啻晴天霹雳。“大脑被各种问题 攻击: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我?为何出轨……”这些问题她统统没有答案,唯一确信的是自己还深爱着他,没法失去。一晃十多天过去了,游叶颓得找不着北, 夜夜哭成泪人儿。陈诚则将睡房移到客厅,离婚协议书端端儿摆在桌上,只差一个签字。

她终究放下公主架子,哭求他给这份爱一次机会,他说,“不必了。我已承受够了那些猜疑、撒泼、大庭广众之下不给面子。请你不要再说爱我了。”她问文棠到底哪点儿比自己强,他说,“没有强不强,我也没有要娶她过门的心,就是觉得跟她在一起更像个男人。”

她只有使出最后1招:坚决不签字。他不至于闹上法院,这点她还是了解的。再后来,他就是隔三岔五地才回家住了。

独守空房的游叶常常被泪水吞没,“记不清多少个日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体重也急剧下降,跟从前简直判若两人。”结果,看似强势的她最早倒下。用暴力逼陈诚臣服的游叶终究直面自己的无能:原来我是凭着过激手段才能让丈夫在意的女人。${FDPageBreak}

总要做些努力吧

陈诚的坦白让游叶摸清了方向,“原来最大的情敌不是文棠,是自己。”这一丁点渺茫的希望给了游叶改变的勇气。她史无前例地肯定自己不要面子、不要高高在上,就要这个男人。要他回来。

因而,她必须改变。

7月的一个周末,她特地做了小龙虾、油焖笋和清蒸鱼,都是他爱吃的。

8点,陈诚没有出现。

9点,游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十点,望着空无一人的家和满桌美味佳肴,她“真的有些失望了”。

三个月,距离陈诚说要离婚已经过了9十个日夜,游叶“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难道要我哭着跪着抱着他的腿说“我要改”他才会信吗?!

前一周,她特地请单位同事来家里做客,做了一整天的贤良淑德小媳妇;再前一周,她给公婆送保健品,给侄儿买玩具,还答应帮小叔子找个工作;再前一周,她给他写了1封情书+悔过书,深入检讨了自己的行为。

……

她说她每天都有新改变,“如果这些都不足以打动他,或许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十点半,陈诚回家了。

她默默把拖鞋递到他跟前,没有吭声又退了出去。他摇摇头:“你能不能别这样?”

“这样也烦?”

“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滑稽吗,你根本就不是这类人,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变成这个样子。”

“你误解了,我不是要变成贤妻良母,但我最少要从感动你做起,我最少要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所以会认真改啊。”

他往她身上扫了扫:“你觉得有用吗?”

随后游叶发表了一通略带傻气的解释:“你可能暂时感觉不到(改变),毕竟要真正体会我的变化,还得从头开始新的生活,我也不能保证马上见效……”

也许是游叶一本正经的态度和孩子般的真诚感动了陈诚心里的某个地方,“后来他跟我承认,是想笑,但是看我表情严肃就忍着。他说如果再不表示一点甚么就跟从前的我一样了:仗着对方的爱,有恃无恐。”

走过餐台时,陈诚顿了一顿,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用比说谢谢更短的时间坐到沙发上。

也许,改变有多难原谅就有多难,他们都需要时间来走出各自的禁锢。

月光像蚂蚁一般爬过那个周末的夜晚,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欢欣喜乐,可也没有太多悲伤。丈夫的轻声感谢把游叶从身陷深渊的失望感觉里拉出1个头,“我终究,缓了口气。”

更漫长的时间

那么,文棠呢。

“我可以忍受丈夫对自己不满,可以为爱收敛、改变,可他出轨是个原则问题。人家都说有一次就有第二次,陈诚没道理成为那个例外……”最令游叶揪心的是,她还没什么立场去质问他,更没胆量问。陈诚就像一根细线放飞的风筝,稍1用力就会挣脱。

这场离婚拉锯战展开的时间越长,暴露的问题也就越多。身为爱情保卫员的她,却退到旮旯犄角。

也许,一个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迁就自己,或者一个男人由于妻子的失误而选择背叛,这些,跟爱不爱都没什么关系了吧。无外乎是自私的方式不同, 强加于人的模式不同。“如果我早一点发现自己的问题,早一点挽回,也不至于走到今天,”游叶呷了口茶,若有所思地说:“我不知道他想过这些没有。如果他最 终原谅我,我又怎样谅解他呢……”

欧洲杯使陈诚回归,整个赛季他都沉浸在豪情中吃吃喝喝,“我们明显腻味多了,可谁也没有提起那个悄悄浮出水面的问题。”

她应该高兴才是。可就在接受采访的头一天晚上,她才哭过。“陈诚没有发现,就像我所期望的那样。由于我甚

本文由网友发布,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

而且很环保干细胞美容多久打一次北京干细胞机构哪家好北京干细胞机构有哪些